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命运盲盒 > 第八章 两个女人

第八章 两个女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安晴成了陆小曼这个当红影星的私人瑜伽特训教练后,在培训计划上下了很大的心思。
  虽然陆小曼没有接触过瑜伽,但因为她有舞蹈和健身的经验,在身体的柔韧性和呼吸的技巧上都掌握的很快,没过多久就有了很大的进步,基本掌握了一些初级的瑜伽动作,照这个速度下去,在拍摄电影时做一些看上去比较有难度的“动作”是不成问题的。
  而陆小曼也觉得自己跟这位容貌秀美、气质优雅的瑜伽教练有些说不出的投缘。
  而且,她也明显感觉到,安晴与自己周边的很多人都不同——虽然她是受聘于剧组临时为自己服务,但却总能跟自己保持适当的距离,绝不随便侵入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要知道,这行里的很多人从头到脚都是一身功利的味道:要么当了自己几天助理,就到处夸耀她是明星的“私人心腹”;还有的时常有打着“工作需要”的名义安排自己参加与赞助商的饭局……至于什么来拍张合影发社交网络啊,八卦些自己的一些日常琐事告诉娱记之类的糟心事,就更是层出不穷了。每每碰到这种事,陆小曼嘴上即便不说,心里却是老大的不高兴。
  陆小曼知道:自己太需要这样一位朋友了,因为在现在的圈子里,她竟然一个都找不到。
  她需要一个朋友,至少需要一个倾听者,而安晴正是一个最适合的角色——她社会关系简单,不在自己的圈子里,性格与自己合得来,除了出众的瑜伽水平之外还有心理咨询师的能力。安晴总让她想起自己少年时代的一位邻家小姐姐:总是带着自己玩,带着自己上学,总是把她拿最好的玩具跟自己分享。
  她也曾细心的观察安晴的一举一动和她社交网络上的内容,发现对方从来没有任何超越职业关系以外的举动。她对自己的尊敬和喜爱都是发自内心的,或者说是她骨子里就是那种乐观、善良和友善的人,这从她依然纯澈的眼神中就能感觉的到。
  而且,安晴对周围的人也都一样的和善,从未刻意对自己额外的增加或减少一点。这让陆小曼感到从未有过的放松,她终于可以把自己沉重“明星”的面具和思想包袱暂时放一放,专身心地体验瑜伽训练给自己带来的愉悦和满足。
  这样,快到半个月私教培训期即将结束的时候,两人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陆小曼会把自己的一些苦恼和心事跟安晴倒一倒。安晴也会同样分享一些自己的,甚至也曾提起过与丈夫白丁恋爱时候的一些事,当她提到那三百多封情书的时候,两个女人嘻嘻哈哈笑了半天。
  陆小曼看了安晴存在手机里的几封信的照片后,赞叹道:“晴姐,你老公太浪漫了。不但硬笔书法写得棒,这几首诗也是相当有味道!”她家是书香门第,自幼对书法和文学接触很多,从影以后,觉得周围的人浮躁至极,纵然也有文墨水平不错的人出现,却也都染上了些铜臭气,所以她这番赞叹也是出自内心的。
  安晴听她这么说,也很开心,觉得自己老公是个才子,基因里带着那种真正文人的风骨。
  这一天,剧组放假,陆小曼约安晴一起去看一处房子。安晴没有课,就欣然同去。
  两个身着便装美丽的女人走在梧桐街斑驳的树影下,仿佛回到了上个世纪——那个人类最美好的旧时光。
  陆小曼拿出手机,对着一条信息上的数字,打开了密码锁。
  映入她们眼帘的是一座二层的小洋房,虽然已被修葺一新,但外观上仍完好地保留着上个世纪初的那种经典怀旧风格。坐拥一座精致的小院,院内青草依依,修葺了一部日式的石臼,潺潺的流水声反而让院子显得更加幽静,还有一株不大不小的桂树,看下面的土,这棵树像是新移植过来。
  “怎么样?这小院漂亮吗?”陆小曼站在草地上转了个圈,对安晴说。
  安晴也兴奋地看着四周,她自然已经认出这里了——没错,这栋梧桐街77号小洋房,就是白丁扫出来的那套“笋盘”。
  ……
  半个月之前,王嘉城的“尝试性”的基因特质嫁接手术非常成功。事后他约了个自己印象里“比较会玩”的“女朋友”,发现自己的能力果然有了根本的提升,甚至比二三十岁的时候都强了不少,如此,他自觉龙精虎猛,精神百倍,心中豪气顿生,暗下决心,一定要拿下“嫦娥妹妹”陆小曼。
  他的秘书来汇报,上次他亲自去看的那座梧桐街的小洋楼手续已经办完,而且还已经找专家做顾问,由全市最好的施工单位修缮一新。
  王嘉城看着郑秘书给他展示的完工后的现场照片,问道:“小郑啊,你们都觉得这个院子陆小姐会喜欢吗?我怎么觉得小了点?”说实话,内心中,这院子的确不对他的口味,他自己有三套别墅,各地还有若干处豪华公寓,总结起来就一个要求:“大!”——越大越好!房子要大!草坪要大!别墅游泳池也要大!那天他去盖娅总部参观之所以感到震撼继而迅速建立信任的重要原因就是因为“生命之刃”和“星环”的大。
  “奶奶的!那个大厅里连宇宙都装进去了,真够大!气派!”王嘉城暗想:“老子回头也整一个,有外星人挖矿的那种。”其实,他哪里知道,“星环”大厅中实际上用了人脑无线互联的技术,在他们进门的一刹那,就已经进入了大脑的类催眠状态,而他那天所见到的“宇宙”实际上是人体中微观宇宙中的数字模拟场景。
  郑秘书肯定地回答道:“王总,我们做了细致的摸底和分析,甚至还找盖娅集团做了一些必要的咨询。陆小姐本人曾多次在社交网络里提到过‘希望有一个别致的小院过闲适的生活’,她本人虽然也有几处房产,但由于这种小洋房的房源本身就很稀缺,所以市面上几乎找不到,这次还是托经纪公司从别的经纪公司那里抢来的。”他带着点表功的口吻,希望能被老板注意到自己的努力。随后点开了一张截图,上面是陆小曼在自己社交网路中发过的一段话:
  “造一所属于自己的书斋,中式建筑,前庭后院,种上喜欢的花草树木,小狗小猫小孩子,春天的午后在杏花树下晒太阳,夏天的雨季在廊下看荷叶上晶莹的滚珠,秋天请朋友来家对着明月吃蟹喝酒,冬天裹着棉被烘着暖炉看大雪纷纷……”
  王嘉城“嗯”了一声,看来手下们还是蛮上心的。
  郑秘书继续说:“还有一点,我们秘书处一致认为陆小姐会喜欢。这座洋房里还曾经住过一位民国时期著名诗人,而陆小姐恰巧非常喜欢那个人的诗,她在社交网络中大概有五六次都引用或转发了那位诗人的句子。”他知道老板的脾气,尽量把话说得浅显易懂。
  王嘉城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说:“行吧!辛苦。地址和密码给我编辑条短信。”
  郑秘书这才毕恭毕敬地答应了一声,然后退了出去。
  王嘉城看着那座小洋房的照片,自言自语道:“125万,倒是不贵……不知道她喜欢不喜欢……”
  ……
  对于王嘉城送的这件礼物,陆小曼的确很喜欢,她甚至认为这是认识以来,收到过的最对她心思的礼物,当然,价值也不菲。这几年,她骨子里的淑女情怀和名利场的浮躁环境不断的冲突,让她总是渴望有一处吻合自己内心的心灵栖息地。她也曾托人找过,但几次三番都找不到——要不就是坐落在远郊区,非常不方便;要么就是后来的人刻意盖造的项目,而且还都不伦不类,更别说什么文化底蕴了。
  这处叫做“梧桐街77号”的小洋楼则完全不同,简直就是对着她理想中的样子3d打印下来的一般。
  由此,她想到王嘉城,这个男人资产和实力没得说,虽然岁数是大了些,但形象还算不错,五十岁了,身材也只是微胖,还没有跟很多所谓的企业家一样,变成肥头大耳、满脸油腻样子。只是这个人别开口,一开口就土味十足,典型的暴发户气质。不过,跟其他追求者比起来,他的确更有诚意,也更上心,有必要继续好好观察和考验他一下。
  想到了这里,她微微一笑,当着安晴的面掏出了手机,刚好对着那条写着地址和数字锁密码的手机拨了回去。
  “喂?小曼,怎么是你啊?”电话那头王嘉城的声音显得有些激动。
  “王先生,你的礼物我收到了。我们正在这里看呢。真是挺喜欢的,可是这礼物太重了……”陆小曼微笑着说,面上灿若桃李。
  “哪里,不重啊!你能喜欢就好。哎?你们正在那边呢?我正好也过去看看呗?”
  陆小曼知道他会这么说,笑道:“我们一会儿就走了,你要是忙就别赶过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