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命运盲盒 > 第五章:矿业巨子

第五章:矿业巨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白丁上身仅穿着一件汗衫,步履蹒跚地走在梧桐街上,他的长裤的裤脚和皮鞋上也粘上了不少污秽,手里那件肮脏的“白衬衫”发出难闻的臭味,看上去已不能再穿了。
  不远处,有个新来的社区保安急忙走上前来,伸手拦住他劝说道:“哎……先生,恁怎么就穿了件二条背心啊,咋这不文明哎!来来来,快把衣裳穿上。”按照市政府的倡议,市民在公共场合有必要遵守文明规范。
  此时白丁头疼欲裂,嗓子剧痛,现在又突然蹿出这么个保安来捣乱,不由得一股邪火都发了出来,他奋力的甩开保安的手,嚷道:“我怎么了?我穿这个怎么了?谁规定的不能穿二条?”
  那保安也上了火,仍旧伸胳膊拦着他说:“恁这就是不文明行为啊!恁把衣裳穿上!”
  白丁奋力挣扎,死活不让保安靠近,继续嚷道:“我怎么不文明了?有病吧你!”
  那保安被他骂了个莫名其妙,也犯了犟脾气,就是拦着不让他走:“恁才有病呢!不穿上,俺就不让恁走!”
  白丁刚吐完,浑身说不出的难受,也没什么力气挣扎,只得依着墙边站着,感觉自己胸中的委屈和怒火仍在不断累积。
  这时候,有几个路人走上来,也都对着白丁指指点点。
  有人说:“小伙子,把衣服穿好吧。人家保安说的没错啊。”
  有人嚷道:“是不是喝醉了啊?快报警吧!”
  有人却说:“他衣服上那是什么啊?”
  ……
  终于,在乱哄哄的指责声中,白丁爆发了!
  他不知从哪里来了力气,把手中肮脏的衬衫向那个保安身上摔了过去,对他狂吼道:“我操你妈的!他们一群人不讲信用,折腾我一个人,你们就不管。我吐了,衬衫弄脏了,你们来管我穿什么衣服?”
  他说着,又捡起那件衬衫,用力一抖,上面的污秽和泥点纷纷溅开,逼得保安和周围的路人纷纷躲避。
  白丁把脏衬衫又穿回到自己身上,歇斯底里的嚷道:“你们让我穿,我就穿!你们来看,来!这下满意了吗?”
  大家这才看清楚,那件衬衫上满是污秽,已经不能用“脏”来形容了,而是百分之百的“恶心”。
  这下子,那名保安和路人们都被他吓呆了,愣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
  “叔叔,给你这个!”随着一声稚嫩的童音,一只粉嘟嘟的小手捏着一片湿纸巾递了过来。
  那是一位七八岁的小姑娘,穿着一身粉红色小裙子,斜跨着一只红色的小包,她留着两个小辫子,带着一顶粉色的渔夫帽,乌嘟嘟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正看着白丁。
  白丁看到小女孩,浑身一震,一股内疚和懊悔涌上心头,今天自己是怎么了,竟然还当着一位小孩子的面如此失态。
  白丁哽咽着点了点头,伸手接过了小女孩手里的那张湿纸巾,刚要说谢谢,没想到一位女士就风一般的跑过来,一把把小女孩抱了开去,嘴里责怪着:“宁宁,离他远点!谁让你跑过来的?快跟妈妈回家!”那紧张的神情仿佛白丁是个正在传播瘟疫的灾星一般。
  这句话又立即让白丁敏感的内心感到刺痛,仿佛伤口的鲜血刚要被止住,却又被捅了一刀。
  这时,那个保安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走了,周围的路人也在默默地散去,只把一个一身肮脏的他丢在原地。
  没有人来安慰他半句,除了一个不认识的小女孩;
  没有人给他半点帮助,除了他手里捏着的那片湿纸巾。
  白丁蹲在地上,想用那片湿纸巾擦擦脸,却用它捂着脸“呜呜”地哭了起来……
  有的人因为缺钱,不得不在生活中苦苦地挣扎;有的人坐拥着巨量的财富,却仍然深陷烦恼。
  如果非要所有人找一个共同点,那么就是大家几乎都认为自己获得理所应当,而对未获得的念念不忘。
  矿业巨子王嘉城,“兆达集团”董事局主席,身价超过一百五十亿比特,排在去年胡润富豪榜的第十三位。
  他生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一个北方三线城市。
  高三那年,他的父亲死于一场车祸,本来就不爱读书的王嘉城接手了父亲留下的三台老掉牙的货运汽车和一个小型运输公司“兆达汽运”。
  他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他脑瓜灵光,肯下力气,为人仗义,敢于冒险,从小跟父亲学会的驾驶技术也不含糊——有一次在大雨中遇到山体滑坡,他本来可以弃车逃生,可是却生生把一辆载满货物的卡车沿着即将被冲垮的公路开了出来,这下子不仅保全了货主托运的一车珍贵的精密勘测仪器,还在汽运圈里名声大噪。
  短短五年内,二十岁刚冒头的他就成了北方汽运圈中有一定分量的人物,车队规模也扩大了十几倍。
  世纪初,汽运行业受到各方面的冲击和政策的限制,利润逐渐萎缩。
  这时,一位与他长期合作的蒙古国矿主找到了他,说是想移民急需用钱,要把手中一个矿山开采公司的股权转让,问他有没有人可以介绍。
  王嘉城认为这是个有利可图的买卖,就想豪赌一把。毕竟在那个年代,就连开玩笑都说“家里有矿”的才是真正的有钱。
  在没有充分的调研的情况下,他就凭着对对方的信任和自己粗浅的认知主动提出了接盘,随后就把所有资产都押了上去……
  直到手续办完,矿山一生产,他才发现不对劲。
  等他急忙派人请来真正的专家实地勘探,这才发现矿山的浅层矿脉基本上已经被采完了,要进行深层矿脉的开采则需要追加巨额的投入,算下来,竟然是开采多少就要赔上多少……
  他急忙又找了律师咨询,结果所有协议、手续都是合法的,恐怕连打官司都打不赢。他这才明白:人家就是欺负他不懂这一行才设下的套儿等他来钻。
  那段时间,欠了一屁股债的王嘉城几乎像魔怔了一样,没头苍蝇一样到处寻找原来的矿主,但最终仍是毫无所得。他变得脾气暴躁,整天嗜酒,斗殴,嫖娼……他的妻子再也不堪忍受巨大的压力,抛下他和八岁的儿子上吊自杀。
  在一连串的打击下,王嘉城也有几次想寻死,但看着虎头虎脑的儿子王葱,他最终还是咬牙挺了过来。
  命运就是这么奇妙!
  就在他即将走投无路的时候,当年他冒死从泥石流中抢出来的那车仪器的货主突然找上门来请他帮忙。
  对方是某地质研究所的勘探部门的专家,说是最近科学家们发现了一种新型元素,不仅填补了元素周期表的一个空白,而且还对超新材料的研发具有关键的作用。
  对方还告诉他,根据推测,这种元素很可能在王嘉城所购的矿山里就有分布,目前,外交等各方面渠道已经打通,唯独需要他的配合进行实地勘探。
  王嘉城听了个云里雾里,但也大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就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带他们去矿上实地考察。结果不出所料,他的矿山中这种元素的蕴含量极为丰富,专家估算,其整体价值竟然超过原来矿石的十倍以上。
  谁能想到,在就要输掉底裤的时候,王嘉城却突然东山再起。
  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两国政府签订了合作协议。王嘉城借着这股东风一飞冲天,他利用已有的汽车运输的优势抢先垄断了这类矿石的运输服务权,又以矿主的身份在这项国际合作中占有了一席之地。
  在随后的十余年中,他的事业高歌猛进,迅速成为一名“矿业巨子”。原来小小的“兆达汽运”变成了跻身北方著名企业的行列的“兆达集团”,在那个已互联网、it技术、生物医学等新经济蓬勃兴起的时代,王嘉城以“实业家”的身份在胡润富豪榜中占有了一席之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